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满堂兮美人(重生) > 28. 云谁之思(二

28. 云谁之思(二)

好书推荐: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偏要勉强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完全控制九章吉烈日与鱼奈何她楚楚动人娘娘腔第一夫人魏晋干饭人缔婚温柔瘾我!清理员!华娱之2000野性难驯枕着星星想你假惺惺席卷天灾

春潭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斗罗小说网dlxs2.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辰不早,院内寂静无声。

外里闹腾,姒夭在屋内听得明白,知道这位乡主乃丰家老太太的孙女芸霁,闲时最喜欢女扮男装,满城晃悠。

这等人物不能得罪,连忙走出来,笑嘻嘻道:“芸霁乡主,奴婢有礼了。”

对面转过身,眸中惊叹,“你——认识我?”

“乡主如此有名,无人不晓啊。”

芸霁勾起唇角,反手打一下段瑞安手腕,瞬间将月牙灯过到掌中,整个动作干净利索,也有几分潇洒。

“我的名声即便传出去,也不是好话,不过从如此美丽的女子口中听到,自然高兴。”

她走近几步,悄悄附耳:“桃姜姑娘,今晚是表哥托我来看你,他在朝有事走不开,段瑞安又不好进来,所以才找我。

表哥——丰臣,她不过是个交易中的说客,或许连说客都算不上,又送进府,又派人来瞧,人情越欠越多。

“承蒙上卿照顾,以后一定小心侍候老太太。”烛火中娇媚一笑,躬身道:“乡主也别站在外面,挺冷的,进去坐吧。”

所谓灯下看美人,别有一番滋味,难怪人人都想红袖添香呐,芸霁琢磨表哥何时对女人费过心,难道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如今也想有人来添香。

她点头,又摇头,打个哈欠,眉宇掠过倦意。

“算了,天色太晚,我去不方便,何况段瑞安不好久留,以后有的是机会打交道。”

说罢扬长而去。

夜漫漫,风声呼啸,姒夭与甘棠也睡不踏实,一来换地方不适应,又担心齐子鱼会不会鱼死网破跑上门,翻来复去,半天才闭上眼。

乌云拢住月光,漆黑一片,后半夜飘起雪,万物隐入寂静,唯有街道上留下两排深深的车痕,渐行渐远。

马车停罢,走出丰家父子,丰晏阳如今乃齐国太宰,日理万机,儿子也勤勉,俩人披星戴月,平时压根见不到人。

“楚地的事,你还需多上心,既然定下公子涵,不如早点派过去,等过几个月那位进宫,就麻烦了。”

丰父一边往里走,一边交代儿子,花白两鬓间是双凌厉凤眼,身条细长,虽岁数已大,也能看出年轻时的风姿。

丰臣知道对方指的是谁,点头,“父亲放心,这件事交给儿子来办。”

他素来办事妥当,少言寡语,有着与年纪并不相符的稳重,丰父满意,嘱咐早点休息,顺路回屋。

丰臣目送对方离开,自己也往回走,绕过一排山石林,对仆人道:“退下吧。”

顺手接过灯,抬腿往西边去。

经过老太太的院子,没几步便是姒夭与甘棠的小院。

他在门口驻足,举起灯,看刚翻新的灰墙,忽然觉得奇怪,夜深人静,竟跑到这边来,难道有什么不放心。

两个大活人,又吩咐人照应,即便对方有个好歹,与他也没多大的关系。

甘棠只是一个小丫头,虽说以前在宫里侍候,但如今亡国,连公主都与平民一样,给谁不给谁,轮不到他来操心。

他把她们接来,显然有私心,怕那位见到美女便走不动路的子鱼,若瞧见姒夭,绝不会放过。

但不放过,又与自己何干,他一向是个不管闲事之人,别人家床帏之乐还插手,难道他要顾虑的还不够多,偏要揽破事。

就算锦夫人跟前需要公主说和,但如今整个传旅都在手中,没有中间人也无妨。

丰臣站在院外,瞧从天而降的雪花,仿若脑子里的思绪,飘来散去。

他心里明白,他救她,带入府,站在院外神魂飘荡,无非是因为那一个个梦境。

到底有何渊源,为何不断梦见?

不放心,才把人留在身边。

风大了,吹得长袖飘忽乱舞,怕引出人来,转个身,那灯火一路遥远,消失在白雾之中。

第二日天刚亮,他正准备上朝,刚出门被檀奴拦住,笑说老夫人有请。

心里有数,老祖母定为姒夭之事,进门先行礼,乖乖坐下请安。

“昨日忙,回来太晚,该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太初吞天诀在赛博游戏里打工退圈后靠编剧爆红娱乐圈抗战:我李云龙,逆天改命!春日灿灿穿越渔村:听劝后,全村人麻了!柑橘味盛夏前夫非我不可,怎么办豪门对照组纵横香江[八零]放开那个黑暗哨兵!今日宜生在赛博世界创造怪谈她们万人嫌重生后稳定发疯小傻子拯救虐文受继承家业后成了刑侦教科书玄学大佬在打工综艺算命封神颓欲我穿越星际后竟然不是人了今天大佬飞升了吗?
返回顶部